素食主义猛禽

2018/5/31 今天我做了一个梦。
男人因为染上赌博负债累累而整日酗酒,妻子气得与男人离婚,从此各不相干。男人一下子事业也没了,家庭也没了,自然就更颓靡。一次酒醒之后,发现自己在一处温馨的房屋之内,阳光、地毯、软垫,一切都很舒适的样子,但不知道为什么男人就是陷入了一场莫名的恐慌之中,仿佛有人在暗示他什么。他开始打量摸索这个房间,窸窸窣窣,有什么东西在试图进门。男人从猫眼里看去,一下子跌到地上,门外是一个怪物,浑身都是类似于被烫伤的红痕,不高但是给人的感觉绝不弱,面目有些模糊,但是对男人来说有些熟悉,具体在哪些方面给他熟悉感男人没有心思去思考了,他得逃跑了。他要跳窗!但愿这个楼不高。这栋房子确实不高,就两层,他所处的房间恰好就在第二层,但是引起男人惊讶的不是这栋房子,而是他目力所及的地方,全是一样的房子。所有的房子都是独栋独户的,他们就像在码头的集装箱一样,排列得整整齐齐。男人来不及细细琢磨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了,他跳了出去,跑在大街上,所有的人脸上都是奇怪的符号和复杂的公式,显得冷漠疏离。男人一直在跑,他知道那个怪物一直跟在他身后,甩也甩不掉,就好像它知道他要往哪儿跑似的,但庆幸的是男人的速度有够快,能够拉出好长一段距离。男人知道一直这样跑下去不是办法,他的体力已经快见底了,必须解决那个怪物!男人跑进一座高塔,高塔的外头看起来就是单面玻璃做的,但进了里头却是黑糊糊一片,好容易适应了黑暗的环境,男人开始向上摸索,他摸到墙体有些凹凸不平,质感有点像硬质书籍的感觉。摸到高塔的高层,光线也越来越明亮,但是外面高塔好像并没有这么高,走到男人都得坐下休息一下。男人躲在阴影的地方,屏住呼吸开始等待那个怪物的到来。那个怪物果真跟着追过来了,它因为矮开门这个动作显得有些吃力,再加上肢体也有些扭曲,这个简单的动作对它来说并不容易,它进来先环视了一圈,没发现在阴影里的男人。男人倒是发现了它的变化,它变得更像人了,人类小孩的样子,只不过还是令人发怵的样子,倒没有之前这么可怕了。“也许我能活下来。”男人这样想到。跟着它来到塔顶,趁它不注意的时候一把把它推下塔顶,自己就安全了,男人这样想。男人也确实这样做了,但是他看到掉下去的居然就是一个小女孩,小女孩惊诧地看着他,嘴唇哆嗦着说着些什么,但男人听不清,男人为自己劫后余生而大喜,又为它居然是一个小女孩而疑惑,这个小女孩让他感到熟悉。他不太敢看那个女孩了,却突然被一束强光给晃了眼,紧接着就是手腕上清脆地“啪嗒”声,他的手被铐住了。周围全是警察,男人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自己原来住的那片街区,被从人挤人的楼里带出来的时候,他的余光突然瞥到一片白布,遮在一具人体身上,从体型上来看应该是小孩子,露出了一双小红皮鞋,应该是个小女孩。这是……我女儿的鞋,我还有个女儿!男人突然间意识到,“老实点儿!”警察呵斥着,男人被带上了警车。

2017/7/31我做了一个梦,梦中有一家人,妻子为丈夫生了两个小孩,是一对兄妹。丈夫恳求妻子辞掉工作在家带孩子,自己出去赚钱养家就好了,妻子虽然不愿意辞掉工作,但在丈夫的万般恳求下还是辞掉了工作产后就在家沦为家庭妇女了。丈夫一个人撑起了家庭的重担也没有一句怨言,只是因为工作忙的缘故鲜少回家,一月都难得回家几次,妻子独自在家也无人可以说话,渐渐得了产后抑郁症。到哥哥6/7岁的时候,也感觉妈妈的精神情况很不对劲,但是爸爸却很少回家,妹妹又还小不懂事,所以只能把这件事压在心底默默关注。后来,妻子开始不准许孩子们外出,要求他们只能待在家中,一连几周都是如此,哥哥觉得越来越不对了,就偷偷溜出家想要跑去找爸爸,告诉他妈妈的状态很不对。还没等哥哥跑到爸爸那儿告诉自己的父亲母亲的状况,一辆消防车疾驰而过,人们都在讨论有一家屋子里着火了,屋里还有那一家的一对兄妹和妻子……我的梦就到这儿就戛然而止

别独自臆断,更怕宣之于口